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9-20 05:45:24

                                                  除了MIKTA,2018年10月,作为“中等国家”重要代表的加拿大召集世贸组织(WTO)的12个成员在渥太华开会,达成维护争端解决机制等诸多共识。这个中等国家倡议组织也被称作有关WTO改革的“渥太华集团”,其成员有澳大利亚、巴西、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等,中国和美国并未获邀。加官员称,这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第二年,“渥太华集团”再度召开会议。但他们劝说美国不要阻挠WTO上诉机构法官遴选和任命的努力没有成功。

                                                  耶鲁出身的布什父子,各提名了两名大法官(老布什提名了戴维·苏特、克拉伦斯·托马斯;小布什提名了约翰·罗伯茨、塞缪尔·阿利托)进入最高院,居然都有一名背叛,或摇摆不定!

                                                  值得一提的是,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在卸任总统8年后,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干了9年才退休——他喜欢当法官,胜过当总统。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

                                                  届时,保守派剩下的4位“年轻干将”会是: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特朗普前几年提名的戈萨奇(接替2016年去世的安东宁·斯卡利斯)和卡瓦诺(接替2018年退休的中间派安东尼?肯尼迪),以及特朗普即将提名接替金斯伯格的一位(姑且认为将是保守派女性)。

                                                  除了有“法官的法官”之美誉和“臭名昭著的RBG”之诽谤,金斯伯格还以定期锻炼(做俯卧撑等)和“顽固地拒绝错过口头辩论”而闻名——她甚至在病房里,通过电话会议参加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

                                                  拜登如果真想挽回最高法院,光履行承诺任命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还不够,可以请年轻又闲不住的奥巴马效仿塔夫脱,去最高法院主持工作!

                                                  1993年,金斯伯格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旁边是时任总统克林顿

                                                  简单说,便宜要占,但共和党不能太卖乖,否则就成了民主党的选举集结号。

                                                  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理事会”网评论称,在欧洲政治中,“多边主义”一直是一个通用的口号,被欧盟视作基本价值观,也是德国外交政策之一。但“多边主义联盟”成员的规模、经济发展水平和政治制度的特征大不相同。

                                                  俄罗斯这一行为背后的深层次考量在于:防止美国倚重海洋地缘政治与大陆地缘政治的对抗逻辑,抓住中印冲突的机会进一步离间、分化中俄印三方合作,维持美国主导下的“欧亚力量平衡”。长期以来美国作为海陆型世界强国,其海外力量可以不必大规模直接介入欧亚大陆内部利益分配,而只需在大陆各个板块的复杂互动过程中,加上一个砝码,就很容易改变态势,使之有利于海外地缘政治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