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抹黑中国援助 阿尔及利亚外交部召见法国大使


“我可能确实比一般人心大,或许和平时救治的病人有关,很多是治疗很棘手或者其他医生不愿意治疗的病人找到我。见到了更多人间的苦难和悲痛,我觉得今天的我不算什么事儿。”直播里,陶勇和大家分享了自己从医经历中,接触的几个印象深刻的例子,其中就包括一个曾经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小女孩。2002年,还在北大人民医院做研究生的陶勇接触到了这个当时只有两三岁的小患者。他回忆,那时,孩子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无奈摘除了一只眼球,但是另外一只眼球也发现有肿瘤迹象。医生通过各种手段对另外一只眼球进行治疗,小女孩每两三个月就要接受治疗,而当时她家里经济情况非常糟糕。“爸爸带着她从河南农村出来,在北京居无定所,住过医院附近的地下通道,就这样给孩子坚持治疗了十年。”陶勇说,孩子的命最后保住了,但是另外一个眼球没有保住,变成双眼摘除。即便如此,这个孩子的内心依然非常阳光开朗,笑容总洋溢在脸上。此后,陶勇和孩子的爸爸一直有微信联系。当孩子的爸爸从网络上得知陶勇被砍伤的消息后,要给陶勇捐1000元,表达心意。陶勇没有收他的钱,但是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感动。“患者是自己最好的老师。”陶勇说,病人没有在最困难、最黑暗的时候被人拒绝,他们就能仍然对世界抱有感恩的心。他感谢老天爷,让自己一直看到真善美。“我自己遇到劫难,但我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他说。

对于受疫情影响而滞留湖北的台胞而言,回乡之路无比艰难。随着湖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这些台胞本以为返乡不会再有阻力。不想民进党当局近日不仅不解除对他们的入境管制,还以海基会名义提出新“方案”,竟要他们从湖北各地自行前往上海,集中搭乘华航两架次商业定期班机返台。

资料图  杜燕 摄谈医患矛盾:信任缺失是最大问题

民进党当局声称“全力”帮助台胞“平安返家”,但“说”与“做”却自相矛盾。据台媒报道,海基会公布消息后,大量电话随即涌入,担心“挤不上”飞机和提出湖北到上海路途遥远的“抱怨声不断”,台胞质问“为何不比照第一批、第二批,让大家就近从武汉搭机,偏要拉到上海”。岛内媒体还质疑,只有400多个机位的情况下,如何筛选优先顺序?是先抢先赢,还是弱势优先?为什么对滞留湖北台胞从上海搭乘正常航班回去,还要进行14天集中隔离检疫,而对从其他疫情严重地区返台的民众却不采取同样措施?显然,民进党当局的做法不符合安全便利原则,徒增风险、不便和成本,不仅不是要从台胞权益角度务实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新问题、新麻烦,并继续制造偏见和歧视。

伤医事件过后,陶勇被问及会对想学医的年轻人说些什么。他在直播中表示,和很多发达国家不同,屡屡发生的伤医事件和现在的医疗环境,导致国内很多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不愿意或者不敢学医。“我想对内心对学医感兴趣的孩子说,在选择面前,没有标准答案。”陶勇认为,随着时代变迁,不存在“最好选择”的标准答案。他说,如果年轻人真的对学医感兴趣,愿意帮助别人、救死扶伤,并能通过医治病人找到人生价值,从而提升自己内心境界和素养,那么就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在陶勇看来,选择学医,更多的是应该把医学当做修行的一条路,在这条路上会看到光明。他还表示,相信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医疗环境会得到改善。目前,陶勇的康复过程将至少再持续两个月以上,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尽快返回工作岗位。伤医案陶勇医生:看过太多悲惨命运 更能承受打击  2020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陶勇遭遇了一场生死劫难,他在出门诊时,被一名患者拿着菜刀追砍,使其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脑外伤、枕骨骨折,失血1500ml,两周后才得以脱离生命危险。陶勇:“如果有一天能再见到他(伤医者),我想让他看看我背上腰椎手术留下的伤口,我想告诉他,当时我们给他做手术,包括给他省钱,对他真的是仁至义尽。我想让他知道,其实这个社会没有他想的那么黑暗”。

28日,陶勇在直播中讲述救治患者的经历,称患者给自己带来很多感动。(直播截图)患者是最好的老师 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按照大陆方面提出的方案,如继续由东航运送或东航、华航各执飞两个航班运送,本周内即可将滞留湖北的800多名台胞全部运送返乡。这是最能满足台胞需求、也是最为安全便利的做法。而民进党当局却舍近求远,不惜让这些返乡台胞增加交通劳苦和防疫风险,丝毫看不出他们有让这些台胞顺利、平安返乡的诚意。希望他们回归人性考量,真心为苦盼回家的台胞做点好事,莫让已经心力交瘁的滞留湖北台胞一再伤心、失望。【环球网报道】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默3月31日对外宣布,纽约州新增约900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75795例。RT说,据科默透露,在过去24小时内,该州共进行了1.8万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其中近半(约9000次)检测结果呈阳性。

从2月3日东航运送首批247名台胞回台至今,大陆方面一直积极务实为台胞返乡“开道”,民进党当局却以种种站不住脚的借口“封路”,直到3月7日才同意由东航、华航于3月10日共同执飞临时航班,运送第二批361名台胞从武汉直飞台湾。如今又半个多月过去,大陆方面通过两岸民航联系渠道提出,由东航或东航与华航再次执飞临时航班,就近从武汉运送仍滞留湖北的800多名台胞全部返乡。但台胞等来的台湾方面的答复,不是就近便利,而是舍近求远。

28日,陶勇在直播中与公众见面。(直播截图)头部中三刀 如同“鬼门关里走一遭”

在运送滞留湖北台胞返乡问题上,民进党当局口口声声“防疫优先”,现在却要让数百台胞从湖北各地辗转数百甚至上千公里,分别前往上海去搭飞机,就没考虑过途中可能存在的防疫风险吗?他们也曾声称“弱势优先”,但按其要求指定从上海搭机,滞留台胞中的老人、孕妇、孩童等等不能就近从武汉直飞台湾,要么必须承受奔波之苦,要么被迫放弃回家。这就是台方所谓的“弱势优先”吗?